谢谢你曾经喜欢过我!彩票控

彩票控

1

  席慕蓉想要做一棵树,在阳光下,谨慎地开出满树的花。

  梅子说,她也想做这样一棵树,可最后她没开出一朵花,然后那棵树在瑟瑟的秋风里落光了叶子。

  梅子说,那些叶子确实是自己凋零的心。

  梅子不知道怎么就喜欢上了白豆腐那样的男生。

  白豆腐那样白白净净,举止轻浮的男生怎么看都不会是自己的菜,可世事难料,就是这样一个完全不合胃口的男生却让梅子的心在某一刻狂跳不止,然后他的名字布满了梅子写满心事的日记本里。

  那时候,梅子追仙三,特别喜欢一身白衣,横眉剑目的徐长卿,在某刻,前面座位的白豆腐忽然回头,阳光透过窗,少年的侧脸发出柔软而耀眼的光芒。

  在那一刻,梅子的脸猝不及防地就红了起来。

  白豆腐超级自恋地打哈哈说,是不是我把你帅到了?

  梅子白了白豆腐一眼,一向能言善辩的巧嘴却词穷了。

  大脑一片空白,脸颊的温度直线飙升,最终失控,如同她那一颗不受掌控的心。

  2

  十六岁的年纪,憧憬一场华丽的爱情,憧憬着一场说走就走的旅程,憧憬着关于远方的一切。

  梅子发觉自己喜欢上白豆腐之后,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虽然有一种小小的欢愉在心底发芽,可更多的是迷茫和负罪感。

  学校明令禁止早恋,似乎关于青春里的心动都是罪不可赦的大罪。

  梅子开始有事没事找白豆腐的茬,三天就要吵一架,更多的时候,只是梅子自己一个人生闷气,白豆腐对此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出于风度问题,还是会向梅子道歉。

  甚至连梅子的同桌都悄悄打听,问梅子是不是和白豆腐有什么深仇大恨。

  厌弃表现得那么明显,可喜欢他的心情依旧在心里大张旗鼓地攻城略地。

  每次和白豆腐拌嘴,梅子都要消沉地写很多话,无非是自欺欺人地对自己说,你看啊,你一点都不喜欢他,你那么讨厌他。

  可只要看到白豆腐的眉眼,心情又会莫名其妙的狂躁起来,或者说狂欢。

  梅子的神经病是被同桌杏花治好的。

  梅子这发现,原来看到白豆腐会发光的侧脸的并非只有自己一个人。

  3

  杏花是典型的小女生,特别讨男生喜欢。

  那是黄昏,杏花神神秘秘地挽着梅子的手经过一片竹林,满脸郑重地说,梅子,我好像喜欢上你前桌了。

  梅子愣了愣,哦了一声,杏花嗔怒地说,就这反应啊。

  梅子抬起头,想要盯着杏花的脸来着,可不知道怎么了,像是失去了焦距一样,只有白茫茫的一片。

  嗓音嘶哑,梅子的耳蜗里回荡着一个声音,那你就大胆去追呗。

  很轻松的一句话,杏花未置可否,只是把头低得更深了些。

  梅子脑子里嗡嗡的,既然喜欢,那就大胆去追呗。

  离开竹林的时候,梅子回头看了一眼小竹林,有几只鸟雀扑腾着翅膀飞起来,再远的地方,是只剩下一丁点的太阳。

  天黑了。

  梅子心想,看,我还是不喜欢白豆腐的,要不然怎么会劝说杏花勇敢去追呢。

  4

  所有的自食其果都源于自作聪明。

  梅子没想到,白豆腐竟然真的和杏花在一起了,而要命的是,两个人貌似还是一副很甜蜜的样子。

  由于白豆腐和杏花在一起,梅子理所应当地失去了唯一的饭伴,整日一个人奔波在餐厅与教室的路上。

  由此可见暗恋不仅是一场孤单的心事,当暗恋对象挖走了你的挚友,你的孤单是由内到外生生不息的。

  白豆腐经常和杏花并排在操场上绕圈子。

  梅子打饭回来的时候,两个人会遥遥地给自己打个招呼,梅子会停住脚步,看着嬉戏玩闹的两个人,心忽然觉得很疲惫。

  又一次在操场尴尬地相遇,彼时,杏花和白豆腐正在吵架,看到梅子过来,杏花拉着梅子的手头也不回地就走。

  梅子轻轻地问,怎么了?

  不过是从些无关痛痒的小事,杏花分析出来他不爱她的结果。

  于是,一个觉得对方无理取闹,一个觉得对方见异思迁,双方只站在自己的立场,没有任何理智地唇枪舌战起来,直到白豆腐吼了一声,闹够了没,杏花眼泪盈盈,说出分手。

  梅子皱着眉头问,你真的要跟他分手?

  杏花红着眼圈,低着嗓音说,我不知道,你去问他。

  5

  因为杏花和白豆腐的恋情,梅子和白豆腐的关系从梅子单方面的势如水火,变成铁哥们儿。

  梅子劝了几次,白豆腐却是打定主意要和杏花分手,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杏花倒是没哭没闹,只是安安静静地过着该有的生活。

  日子像是这样平静下来,可梅子那颗不安分的心却日益膨胀起来,梅子想,也许他们不合适,也许自己才是白豆腐最对的人。

  更何况,白豆腐对梅子真的很好。

  学校制定了新的分班政策,每次大考之后都会依照成绩分班。

  白豆腐的功课很好,每次梅子有不会的题目,白豆腐可以用整整一节课的时间耐心为梅子讲解,明明一遍就可以理解的题目,梅子却因为心神不定要听上两三遍。

  心怀歉意地看白豆腐一眼,白豆腐却只是风轻云淡地说一句,你懂了就好。

  梅子的心就这样被感动了。

  她觉得白豆腐多少是有些喜欢自己的。

  小心翼翼地喜欢着那个人刚刚好也喜欢自己,这该是一往无前的懵懂心动的青春时光中最值得庆幸的事情了。

  为了回报白豆腐的喜欢,梅子觉得自己应该用更大的热情去好好喜欢这样一个少年。


  6

  久违的争吵导火索是白豆腐与文科班一个女生的频繁的互动,以及一夕之间流言四起,满城风雨。

  梅子很慌乱。

  特别是看到白豆腐背着崴了脚的女生去医务室的时候,梅子想都没想,就跟着一起到了医务室。

  很尴尬地与白豆腐四目相对,哑哑说了一句,我最近经常头痛,来买点药。

  白豆腐点点头,正巧医生过来,白豆腐忙活着去问女生的脚要不要紧。

  梅子转身就走了,夏天与秋天的交界点就是在她转身的这一刻吧。

  梅子重新走回操场的时候,一股子冷风吹过来,裸露的胳膊上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

  后来,下了一场雨,叶子七零八落地掉了满地。

  那天之后,很少有人再穿短袖。梅子也很少再问白豆腐问题。

  少女纠结的暗恋和拧巴的心事,密密麻麻地挤进了日记本里。

  白豆腐回过头随手拿起梅子的日记本之后,梅子像是一头发怒的母狮子,嗷嗷地就开战了。

  白豆腐显得很无辜,还探探梅子的额头,你怎么了?

  梅子抽抽鼻子,黑漆漆的眼睛盯紧了白豆腐,有没有人告诉你,其实你很讨厌?

  白豆腐收住不正经的笑容,你发什么神经?

  梅子的眼泪簌簌地往下掉,对啊对啊,我就是神经病,那你呢?你又好到哪里去。

  白豆腐摇摇头说,还是等你病好了再说话吧。

  那一刻,梅子如同一只刺猬一样,非要竖起满身的刺把对方和自己都刺得满身鲜血淋漓才肯作罢。

  你说你那么轻浮,你这辈子能找到真爱吗?

  白豆腐回过头,咬牙切齿地说,找不找得到和你有毛线关系啊?你谁啊你!

  梅子不再开口,只是红着眼掉眼泪,后来两个人和好之后,白豆腐还多次开玩笑,真心觉得梅子的眼睛像是连了个漏水的水龙头。

  梅子暗淡着眼睛想,眼睛连着的是一颗很喜欢很喜欢你的心啊。

  7

  和好之后,梅子很少会过问白豆腐和文科女生的事情,别人讲起的时候也会刻意躲开。

  白豆腐对梅子依旧如初,愿意花费一节课为梅子讲一道题,不想学习的时候,会回过头趴在梅子的桌子聊天侃地。

  梅子印象最深的一次是白豆腐唠叨个没完,梅子正在专心致志做一道物理题,懒得搭理他,等到那道题做完之后,梅子抬起头,看到白豆腐长长的睫毛,呼吸绵长,已经睡熟了。

  梅子的心忽然就柔软起来,世界安静得只有这个少年沉睡的侧脸。

  梅子大胆地也伏在课桌上睡了起来。

  梅子做了一场美梦,梦里她和她喜欢的少年坐在一棵梧桐树下,有轻缓的风掠过头顶。

  醒了之后梅子被白豆腐嘲笑了好多天,因为口水浸湿了十几页王后雄。

  梅子总是反驳说,那是因为我做的梦香甜。

  白豆腐满脸白卦相地凑过来问,那你梦见什么了?

  肯定是你啊。这句话几次呼之欲出,却都掩于唇齿之间,梅子笑了笑,梦到鸡腿了。

  春天的时候,即将有一次分班的大考,学校请了减压的心理教授做个讲座。

  崴了脚的杏花身残志坚地也嚷嚷着减压,有位好心的同学在去的时候帮带了杏花的凳子,讲座结束之后,人潮拥挤,好心的同学早就扬长而去。

  梅子决定搀着杏花先回教室,之后再折回来把两把凳子搬回教室。

  上楼的时候刚好碰上白豆腐,白豆腐手里有两把板凳,还笑嘻嘻地给梅子打招呼,开玩笑说要梅子好好照顾伤员。

  梅子艰难地到了教室,五十六个位子,五十五把凳子。

  放眼过去,只有自己的座位缺了一把凳子,梅子不自觉地看了一眼白豆腐,彼时白豆腐正和同桌嬉闹。

  梅子掉头下楼。

  8

  五楼,每层楼之间二十六级台阶。

  梅子一直记得很清楚。她觉得自己扛着凳子一步一步地踏着台阶像是个落寞的女英雄。

  梅子经常会想,白豆腐多少会有些喜欢自己的吧,他那么耐心地为自己讲题,他把生活中的喜怒哀乐都讲给自己听,他一节课要回头张望自己好几次。

  她搀扶着杏花上楼的时候满心以为白豆腐如同解救自己的英雄一样帮助自己把凳子搬到五楼来,气喘吁吁地站在教室门口的时候,却尴尬地看到唯有自己的座位是空荡荡的。

  梅子为自己的自以为是感到很羞耻。

  真的是很羞耻。

  在短短注视白豆腐的那几秒,梅子觉得好像是过了大半辈子那么漫长。

  她那一颗自作多情的心终于在这漫长的时光里停止跳动。

  她终于知道了,原来自己一厢情愿喜欢着的这个男生,并没有片刻把心给过自己。

  她才明白,原来所有的一切只是一场荒唐的独角戏。

  她奉若神明的爱情,她以为的天赐良缘,她以为她喜欢的少年对自己的倾心,不过自己在这场漫长的暗恋中的镜花水月。

  梅子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一定是暗恋得有些走火入魔了,才会把他自然而然的一切都当做别有用心,才会以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给自己的回应。

  9

  梅子气喘吁吁地回到班级的时候,数学老师已经开始讲课。

  梅子喊了一声报告,然后在众目睽睽下走进教室。

  坐在座位上之后,梅子打开日记本,一页一页地看,在最后一页上写上了一句话,我从十六岁做的关于你的那场梦终于算是醒了。

  再后来,梅子在分班考超常发挥,进了清华种子班。

  梅子说,在某种程度上,梅子的这段不成器的暗恋像是得道之前的一段劫数,悟了懂了,然后一路绿灯就到了正道。

  高考之后,梅子断断续续听说白豆腐高考之后和文科班的那个妹子在一起,现在依旧在一起。

  文科班妹子关注了梅子微博,梅子没有回关。

  妹子私信过梅子,她说,他现在知道你很喜欢过他了。

  梅子打了一行字回复,又默默地删了。

  10

  今年元旦的时候,梅子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梅子听出来了白豆腐的声音,却依旧一本正经地问,请问你是哪位?

  白豆腐只说了一句:谢谢你曾经喜欢我。

  梅子默然地挂掉电话,在听到大广场钟声的那刻,眼泪哗哗地掉了出来。

  也谢谢曾经让我很喜欢的你啊。

  即使这场声势浩大的暗恋并没能如我所愿地开花结果。

  独自一人在大城市徘徊,我时常会怀念以前,怀念起那段青春岁月,怀念起我曾不顾一切喜欢的那个人,怀念我所有的悲欢哀乐都源于一个人。

  正因为深切地爱过你一场,见过爱情最初的模样,所以,在黑夜里,在寒风中,我才能一直虔诚地相信,那棵未能开花的树总有一天能在春光里花团锦簇。

  就是因为那个我曾深深喜欢过的你啊,所以我才能相信爱情,一直相信下去。

彩票控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2019年3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搜索
最新留言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